无……无趣?

陈飞宇一剑击败七人,轻而易举,闲庭信步,这是何等的惊人?

就这,他竟然还觉得无趣?

众人心头震惊、震撼,掀起惊涛骇浪!

“原来他已经这么厉害了。”

琉璃低低说了句话,似乎在喟叹,想当初那个还需要她及时赶过去救助的少年,已经成长为远远强于她的强者,纵然她心性上佳,也难免有一些失落。

但是就如同澹台雨辰那样,在最初的失落过后,她就高兴了起来,为陈飞宇的成长而高兴。

澹台雨辰下意识向琉璃看去,眼见琉璃嘴角含笑后,澹台雨辰神色默然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却说司空友口吐鲜血,重重地跌倒在地上,只觉得自身体内已经受到重创,心中充满了震撼,加上自己,一共七个人联手,为什么连那小子一招都抵抗不了,那小子怎么会这么厉害?

紧接着,他就看到了陈飞宇手中那柄凭空出现且威力大的不像话的古朴长剑。

他脑中灵光一闪,震惊地道:“这……这是龙渊剑,你是陈……陈飞宇!”

此言一出,那些原先并不知道陈飞宇身份的人悚然一惊,连忙紧张的向陈飞宇看去,难道他……他真的是陈飞宇?

陈飞宇轻轻挥动手中龙渊剑,散发出的剑意惊天澎湃,道:“此剑的确是龙渊剑,我也的确是陈飞宇。”

众人心中再度为之震撼,终于明白过来,为什么他这么厉害,能一剑击败司空友七个人、为什么他敢当众毫不留情面地对谭明知……

原来……原来他就是陈飞宇,传闻中陈飞宇连“问玄”强者都曾杀死过,现在一剑轻松击败司空友等人,不过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众人心中震撼之余,也暗暗为他们刚刚没有跳出挑衅陈飞宇而庆幸!

司空友虽然已经猜到陈飞宇的身份,但听到陈飞宇亲口承认,内心还是掀起一阵惊涛骇浪。

紧接着,他和另外六人就纷纷悔恨继而担惊受怕起来,如果陈飞宇要杀他们的话,以他们的本事根本挡不住,怎么办,怎么办才好?

在司空友等人惊恐的神色中,陈飞宇手持龙渊剑,迈步向司空友走去,冰冷的神色中带着三分嘲讽之意:“从一开始我就劝过你,对我动手你一定会后悔的,现在相信了吧?”

司空友顿时一惊,心里面越发担心陈飞宇对自己下杀手,立马饱提一口真气,就要强忍伤势闪身逃跑。

然而还不等他站起来,脖子上突然传来一股寒意,原来陈飞宇速度比他更快,龙渊剑瞬间架在了司空友的脖子上。

司空友浑身一震,一动都不敢动,从心底涌上一股绝望感。

剩下的六个人也纷纷脸色大变,陈飞宇的速度这么快,他们根本没办法逃走!

一时之间,六人心生恐惧,双腿簌簌发抖,肠子都悔青了,他们原本是为了讨好谭明知才站出来,哪想到踢到了铁板上,那小子竟然就是最近名声鹊起的陈飞宇,这特么不是开玩笑吗?

六人下意识求救似的向谭明知看去,谁知谭明知神色淡然地站在台阶上,对他们视而不见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