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此同时,咕噜噜――

嗯?

还没等顾似桪弹琴呢,怎么就有音乐了?

江延醉垂头,正好对上小人儿尴尬的眼眸。

“哈哈,我饿了。”

为了蹭这顿饭,叶帜从中午开始就没吃过东西,一直挺到现在。原本以为来了就能开饭,没想到会有这么让人满足的“视听盛宴”,小人儿挨不住,饿了。

眨眨眼,江延醉:“哦,走,我带你去吃东西。”

说话间,抱起女孩儿就走。

……

餐厅里有很多小点心。

江延醉抱着叶帜站在餐桌前,给她拿了两个。

这时,顾钦旸又跑了过来。小家伙圆滚滚的,站在江延醉身前,仰头看着叶帜叫,“妹妹,妹妹。”

他看起来很喜欢叶帜,从进门到现在一直追着江延醉跑。

“哎呦!小少爷,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保姆很快追了上来看护。一见江延醉,又礼貌唤,“江少爷。”

“琳琳阿姨,我也要吃点心。”顾钦旸见叶帜在吃蛋糕,他就嚷着也要吃。

“好好,”琳琳连答两声,赶紧从收纳柜里扯了高脚凳出来,又抱着顾钦旸做了上去,“小少爷,你坐在这里吃。”

抬起头,才发现江延醉还抱着叶帜站在原地。

琳琳反应过来,又赶紧原路返回,再提了一把高脚凳过来,说,“不好意思,江少爷,您坐这把。”

微微点头,江延醉:“好,谢谢。”

之后两个小家伙并排而坐,叶帜自顾自吃着蛋糕,顾钦旸则被保姆一口一口的喂着。

“嗯,你的蛋糕看上去好好吃呀!给我吃一口。”男孩儿不老实,拧着身子就要吃叶帜盘子里的蛋糕。

“欸!小少爷,”琳琳急忙拦住了他,说,“脏脏脏,不可以吃别人盘子里的东西的,不卫生。”

话一出口,惹得双方尴尬。

江延醉一顿,登时面色不虞。

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琳琳紧忙找补,“对不起江少爷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,我……”

最后实在解释不了了,琳琳只得抿紧唇,默默垂下头去。

“可是我就是想吃嘛!”顾钦旸还小,不懂事,他才不管呢,一直任性的嚷着。

叶帜到没什么不满,直接起身,拿了个干净的新盘子,把自己的吃的蛋糕又夹了一份,送回到顾钦旸面前,“给,吃吧。”

轻松化解尴尬。

看见蛋糕,顾钦旸一下子就不闹了,还欢天喜地的吃了起来。

不一会儿。

“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?”晏棠阴魂不散的追了过来。

听见声音,吓得江延醉一哆嗦,回过头去,“……宝,宝宝说她饿了。”

磕磕绊绊地回答。

瞪着人,晏棠质问,“这么说,刚才我跳舞,你根本就没看喽?”

“……”某人心虚,不敢说话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