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色阴沉,江延醉:“算了,不用了,谢谢。”

下一瞬,少年相当霸道的把女孩儿抱在怀里,然后落座长条桌。

怀中小人儿一怔,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,就这样晃晃悠悠的坐在了少年腿上。

叶帜回头,对上那人阴冷的眼眸。

“……”小家伙一缩脖:别说,还真挺吓人的。

这样的场景,所有人看着,鸦雀无声。(没人敢说话)

后来就算佣人搬来了儿童椅,也没见江延醉把叶帜放进去。

转头看了眼儿童椅,小人儿欲言又止。

于是乎,晚宴就在这样无形的压迫中,缓缓拉开序幕。

佣人们端上了前菜,是开胃沙拉,鱼子酱,还有奶油汤。

还挺西式的。

叶帜饿的等不急,拿起叉子来,张大了嘴巴,三两口就吞掉了一整盘的西兰花。

“哇哦!”身旁有人见之惊讶,感叹,“她还挺能吃的。”

一听这话,叶帜抬起头。见晏棠正坐在江延醉身侧的位置上,她手上拿着刀叉,正慢条斯理的吃着小番茄(淑女做派)。

口中之食还未敛尽,小人儿的脸色瞬间就不好了。

“能吃好呀,我家宝宝吃得多,以后肯定长得高。”身后,江延醉环着人,眼睫低垂,眉目温柔。

回头与之对视,叶帜:“哼!”

又气鼓鼓的回身,继续吃东西。

她生气的莫名其妙。

留江延醉一人:“……”

“噗~”晏棠又笑了。

桌对面坐着的是宋箬灵和万荣辰夫妇。

吃了口虾,不经意间抬头,叶帜看着对面二人。

他们看起来很是疏离,就连座位,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,尽量避免触碰。

这让叶帜不禁回想起刚才,自己在手机上看到的一条年份久远的八卦新闻。

【相传,宋氏集团千金、宋箬灵,十五年前,背着父亲宋鹤卿和一个姓晏的男人远走高飞。谁曾想,那个男人竟把她骗的一无所有。七年后,身无分文的宋箬灵带着女儿回到了t城。

宋鹤卿心疼女儿和外孙女,为了保全女儿的名声,无奈,只能把她嫁给了当时业界不算出名的g公司董事长、万婉玗的弟弟,万荣辰。】

咽下口中之食,叶帜在心里想:怪不得这个宋箬灵会一直替江延醉的母亲打抱不平,原来是有过相同的经历呀!不过她的结局比起江延醉的母亲不知好了多少,但她到现在都不肯给晏棠改姓,应该也是对那个男人用情至深吧。

唉,又是一段苦情戏。

微微转目,看了眼她身旁的万荣辰,小人儿忍不住又咂舌一番:

当年的g,也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娱乐影视公司。没想到十五年后,一转眼竟变成了如今t城影视公司的龙头老大,并且跻身t城四大集团之一。

不过细想想,既然万荣辰忍辱负重娶了宋箬灵,有宋鹤卿的这层关系在,那g的飞黄腾达也将会成为必然。

如今的宋氏集团和g也算是同气连枝了。

不得不说,万婉玗是个精明的商人,至于她这个弟弟万荣辰嘛,叶帜也查了一下。

风评不是太好。

毕竟是影视公司的董事,手底下全都是青春靓丽的小明星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