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太扎眼了。”这时,怀中叶帜开口,说出了江延醉的心声。

眯了眯眼,席侃装傻问,“哦?是吗?”

面无表情,江延醉:“把‘吗’去了。”

顿了顿,“把‘是’也去了。”

眨眨眼,席侃:“哦。”

叶帜:“哈哈哈……”

他俩这毒舌vs沙雕的组合真是逗死人了。

途中,

江延醉变回了闷葫芦,一路上只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出神,自始至终一言不发。

席侃倒是坐在一旁,游戏打的很欢。

叶帜觉得无聊,回头看了看江延醉,“你在看什么?”

没话找话,想聊天~

闻言回眸,看着人,江延醉微顿,“……随便看看。”

死亡回答。

话题被掐断了,叶帜一噎。想了想,“你赛车很厉害吗?”

她不死心,再开一个话题。

结果江延醉就一句,“待会儿去了,你看了就知道。”

叶帜:“……”

说实话,她忽然好想打人,这哥们到底会不会聊天?

回过身去,因为江大少爷的“死亡回复”,导致叶帜之后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,就欲言又止。

叹了口气,转头问席侃,“你们每次出来都这样吗?他不说话的。”

“嗯,”目光粘在手机屏上,席侃一边玩游戏,一边回答叶帜,“没事,他社恐,一出门就不爱说话,你习惯了就好。自己找点儿事做,自娱自乐。”

听席侃这么说,叶帜又回头看了江延醉一眼。

对方也垂眸看着自己,可他还是不说话。

超级闷――

“唉。”泄了口气,叶帜:算了,你永远吵不醒一个“无聊”的人。

放弃挣扎后,小人儿干脆直接拧着身子去看席侃,“你在玩什么呀?”

“吃鸡。”

“吃鸡?!”叶帜闻言惊喜,立刻问,“你什么段位?”

一听这话,刚刚结束战斗的席大少忽然来了兴致,见他抬手一挥,架势做的很足,“来!给你观摩观摩,侃哥我,可是超级王牌。”

瞧把他给得瑟的。

“他买的。”江延醉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叶帜:??

猛然回头,奇怪,闷葫芦怎么忽然开瓢了?

不过她并不觉得开心,小人儿暗暗诽腹:我和你聊天的时候你不聊,现在我找别人聊天了,他又跑过来毒舌插话。

“还是不是兄弟了?怎么揭穿我?”身侧,席侃不满愤愤的声音接踵而至。

撇撇嘴,小人儿思来想去,最后还是决定顺着他的话,转目质问席侃,“说实话!”

对面人心虚,一缩脖,嘟嘟囔囔的说,“最高打到了铂金,就上不去了,所以买了个号,哈哈哈哈……”

叶帜:“……”

顿了顿,“还行吧,带我一个。”

闻言惊奇,席侃:“嗯?你也玩儿?”

“当然了。”扬扬眉,叶帜自信满满。

看着她,歪头一笑,席侃:“呵,小家伙,你有手机吗?你就玩儿。”

神色淡定,反手一指,叶帜:“我拿他的手机玩。”

说罢拍了拍江延醉,示意对方把手机拿出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