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没多问,转而笑着逗她。

环着少年的后颈,与他对视,叶帜神色静静,忽然问,“好看吗?”

“当然!我的宝宝,最漂亮了!”江延醉少有的明朗回答,终于不再直男了。

叶帜闻言一笑,顺势滑至他的颈窝处,小脑袋靠在那人肩头,软声软调,“我们去吃蛋糕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餐桌前。

江延醉把叶帜抱到儿童椅上,又回身从蛋糕盒上取下王冠,笑着说,“来,我们把王冠带上。”

小人儿应声颔首,配合着少年把王冠带好。

目光向前一瞟,终于看清了蛋糕上的字。

祝:宝宝,生日快乐

foryforeverprcess(给我永远的公主)

看着那些字,叶帜无言,嘴角划过一抹浅笑。

落座一旁,江延醉望着小朋友,眼中满含笑意,抬手抚了抚叶帜的头发,一脸温柔地说,“生日快乐,宝宝。”

同样也望着他,心中阴霾一扫而逝,叶帜开心到晃腿,“谢谢啦~”

严嫂心灵手巧,今天给宝宝梳了个高马尾,把叶帜打扮的漂亮极了。如今见她眉眼弯弯,笑靥明媚,带起王冠来真的像个小公主。那模样,奶萌萌的,也可爱极了。

江延醉看着,眼中化柔,又忍不住倾身上前,亲了她一下。

这一次,叶帜没拒绝。

吃了长寿面,打开蛋糕。

江延醉把蜡烛插好,点燃,然后去门边关了灯。

少年兴冲冲的奔回来,坐在桌边说,“吹蜡烛,许个愿吧!”

“嗯?”

闻言抬眸,借着微弱的烛火清光,见他眸间一点星辰色,笑意澄暖,让黑暗都变得明光。

叶帜一愣,略有失神。

良久的对视间,见小人儿挽笑,莫名其妙的来了句,“你是这个世界上,第一个给我过生日的人。”

这次换江延醉一愣,“什么?难道孟老师没有……”

话音戛然而止,少年静默,顿了顿,“没关系,以后每年我都给你过生日。来,许愿吧,宝宝。”

一听这话,小朋友咧开嘴,傻傻地笑。谁曾想一开口,却说,“我没有愿望了。”

闻言半怔,眨眨眼,江延醉不解问,“怎么会没有愿望呢?想许什么愿望都可以。或者,你把你的生日愿望告诉我,我帮你实现。”

“你帮我实现?”一听这话来了兴致,叶帜歪歪头,计上心来,她想了想说,“……那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?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……

入夜的房间,灯光微熹,却不见人,只有断断续续的嫌弃声响起。

“哎呀!你坐歪一点儿!”

“不要那么一板一眼好不好?”

“放松点儿!”

“笑一下嘛!”

放眼望去,见阳台上,两道身影在“拉扯”。

江延醉坐在沙发上,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情。身前小人儿上窜下跳的,正在帮他摆造型。

还是那副生无可恋的神情,头一歪,嘴一撇,江延醉无言,只由着叶帜折腾自己。

摆好造型后,叶帜迈着小短腿爬上沙发,坐进江延醉怀中,小肉手举起手机……

原来是要拍照呀!(怪不得江延醉如此不开心)

刚才在餐桌上,小人儿要自己答应他一件事,江延醉想都没想就答应了,结果叶帜就提议说要拍照。(她势必要把上次的黄昏合照给补上)

江延醉想拒绝,但也无奈,他已经答应了,不会出尔反尔。于是乎……就只能坐在这儿“任人摆布”。

“笑!”看着手机里“面如僵尸”的江延醉,叶帜不满,嘟着嘴高声提醒。

江延醉:sile(职业假笑)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