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完饭后,严嫂收拾了厨房,便拿着布袋回去了。

江延醉送人出门,回身时见席侃正坐在沙发上逗叶帜。

小朋友觉得他烦,一直躲来躲去,那家伙竟还不知死活,追着叶帜逗她。

沉了口气,江延醉大步上前,一把将叶帜从席侃的“魔爪”中捞了出来,又冷面问,“你还有事吗?”

席侃:“没了。”

面无表情,江延醉:“那我就不送了。”

“嗯?”席侃一愣。

五分钟后,见席侃一脸不悦的走出了9037,回身看向房内,“那个,我下次……”

砰!

关门声打断了一切。

留席侃一人在门外:“……江延醉,你不是人!”

……

午后。

叶帜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偷闲,小脚一翘,还自顾自的感叹,“哎呀呀!不用上班还有人养的日子真是太爽了!”

舒服!巴适!

忽然感觉穿书好好哦!

江延醉则独自一人在阳台上给栀子花喷清水。

未几,小朋友走了过来,扒着阳台门问,“喂!你还有几天开学?”

“下月3号,还有一周。”手中动作不停,江延醉回答。

“哦,那你准备把我怎么办?送幼儿园吗?”叶帜又问。

“嗯,”点点头,江延醉回身说,“不过我每晚都会去接你的,不用怕。”

他以为叶帜年纪小,会害怕。

“你接我?!”叶帜却是震惊,当即撇嘴摇摇头,“算了吧,我又不是没上过高中。”

早自习加晚自习,你怎么可能有时间来接我。

“嗯?你说什么?”她后一句嘟嘟囔囔,江延醉没听清。

舔唇想了想,叶帜说,“……我是说,不用的。你给我找个能寄宿的幼儿园就可以了,其他的不用管,我自己可以的。”

正好,没人管,她求之不得呢。

可叶帜这么说,却吓了江延醉一跳,猛然回头,少年眸间尽是不可思议,“你,你说什么?你可以?!”

不以为然,叶帜:“嗯。”

小朋友淡定的回答,更是让江延醉在震惊中久久不能平静。他一度怀疑,这孩子怕不是要成精了吧!

不过,关于是否送叶帜去寄宿幼儿园的对话,在下一秒便戛然而止。

因为,那日江延醉只说了一句,“不行,我不要丢下你一个人在幼儿园,你也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在家里。”

叶帜:……

这句话,怎么听上去怎么这么可怜?

……

入夜时分。

叮咚!

门铃声响起。

客厅里,彼时叶帜正坐在江延醉怀中看电影,应声回眸,“有人来了!”

“嗯,”对方点头,顺带着把小人儿抱起,放在了一旁,“我去开门。”

少年起身去到房门前,门一开。

“您好,团,这是您定的蛋糕,还有面。”

“好的,谢谢。”

叶帜耳朵灵,一听说有蛋糕,鞋都来不及穿就跑下沙发,飞奔着冲去门口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