躺在那里,短暂的停顿过后。

“席侃一定很难过吧?”叶帜突然问。

“……嗯。”停了好久,江延醉还是选择了回答。

“新闻我看了,”叶帜说,“那个女人叫吴婷,才二十六岁,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。也就是说,她二十岁那年,就已经和席侃的爸爸……”

闻言神色骤变,江延醉当即开口打断,语调低沉,“我叫你平时别玩手机!别玩手机!不好好学习,看那些没用的做什么?”

叶帜被吼,却不见半分惧色,她还蹭过去,趴在江延醉的枕头边问:“你怕什么?”

“……”黑暗中,对方没有回应。(许是真怕了)

肩一耸,小人儿神色自若,转身顺势往枕头上一躺,相当平静道:“女大学生,实习期间和老板在一起,被包养、生孩子,这种事情我见多了。”

她侃侃而谈,身侧人却一言不发。

夜色中看不清楚江延醉的神情,唯有欲渐沉重的呼吸声响起。

叶帜知道,是自己的话惹怒了他。

果不其然,下一瞬,“胡说八道!睡觉。”

江延醉正色厉声,说罢转身,背对着叶帜躺。

床晃了一下,小人儿没动,深吸一口气,“我不是想八卦,我只是心疼席侃。”

话一出口,局面峰回路转。

骤然抬眸,江延醉抿紧唇。他想了好久,才缓缓转过身来。

两个人在夜幕下对视。

江延醉:“……你说什么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