努努嘴,时隽不开心,小声嘟囔,“哼!每次一来就问江延醉。”

“问你话呢。”慕安安才不管他,直接追问。

“哝!在那儿呢!”抬手一指座位席上,一大一小两道身影,时隽对慕安安道。

小女生闻言,一脸兴奋的看了过来。慕安安是治安管理专业的大一新生,因为外形气质优越,一进来就变成了学校公认的警花,被无数学长喜欢追求。

但,对于像时隽这样穷追猛打的,慕安安貌似并不感冒。她喜欢江延醉,在开学第一天的迎新会上,在望见演讲台上那道挺拔隽永的身影时,她就喜欢上了。

“嗯?他怀里那个女孩儿是谁?”可一看到叶帜,慕安安懵了。

彼时只见坐位席上,江延醉正抱着叶帜和她说话。

怀中小人儿呆萌萌的坐着,一边玩手机,一边喝橙汁。

“是他女儿。”时隽在一旁幽幽地回答。

慕安安:“啊?!”

不敢相信。

给出一个肯定的表情,时隽点头:“嗯嗯。”

看着他,慕安安将信将疑,“你瞎说的吧?我听说江学长才二十岁,哪儿来的女儿?再说了,那个小女孩儿看上去也有八九岁了,怎么可能是他的女儿。”

“什么二十呀?他都是二十五了,比我还大三岁呢,就是长得小。还有,他女儿才六岁,就是长得有点儿着急。”时隽话一出口。

江延醉和叶帜一起打了个喷嚏。

“阿嚏――”小人儿摸了摸鼻子,“谁在背后说我坏话?”

“因为这事,他还留级了呢。”时隽越说越真,那表情,讳莫如深。

“……”慕安安目不转睛地看着他,许是吓着了,没有回答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