眨眨眼,时隽:“所以……”

笑意坦然,林又夏抬手一拍时隽肩膀,“同志,开始行动吧。”

她示意他们两个先进去。

闻言一顿,莫名有些紧张,过后深吸一口气,时隽:“哦,是。”

看着人,眸间清光一闪,林又夏开口,“别怕。”

她早已是心事澄明。

一脸尴尬的挠头,时隽:“我不怕。”

对方笑而不语。

于是乎,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烂尾楼……

谁也不知道那天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。

吕弘行带着大队人马到时,只看见楼中央的断层平台上,时隽整个人悬空,及及坠落。

二十多米的高台,他命悬一线。

就在这紧要关头,他抓住了一只手,

又或者说,是那只手拉住了他。

那只手,鲜血淋漓。臂上是一条好长的刀口,眼下还在流血。

血水顺着衣袖蜿蜒而下,滴在时隽脸上,对方却依旧死命抓住自己,不肯放手。

刚才头上挨了一击,眼下时隽只感天旋地转。他缓缓抬起头,迎着血,气息微弱,唤了声,“林又夏。”

“别放手!”对方拼命大喊,声嘶力竭。

那是模糊意识的尽头……

再后来,就是医院。

时隽醒了,全身上下缠着纱布。

“醒了!醒了!隽隽醒了!”他母亲守在床边,一见时隽醒了,几乎是喜极而泣。

老父亲闻言,也跟着上前来看儿子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