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时、隽,”林母跟着念,顿了顿说,“你认识捷先,你知道他在哪儿吗?我想见他。”

只一瞬间,老母亲双眼盈泪,眼看着就要哭了。

“阿,阿姨,”时隽一见骤慌,“我,我,我……”

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“他上班去了,”好在这时,林又夏立刻说,“待会儿下了班就回来了,别着急啊。”

“哦,好。”林母一听,果然不哭了,还开开心心的喝起汤来。

林又夏抬眸,和时隽对视,摇了摇头,一副无奈神情。

愣了一下,时隽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,立刻掩口收声。

“你等我一下,我去换件衣服。帮我看着我妈,别让她乱跑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林又夏去卧室换衣服,时隽和林母坐在客厅里。

“你认识捷先?”林母又问。

闻言一顿,时隽眨眨眼,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,“呃……认识。”

“你是他同事吗?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“那我给你洗头头吧!”

“嗯?”闻言,时隽愣了。

他看着林母,林母也看着自己,那双方才哭红的眼睛,眼下又染起红晕。

林母无言,缓缓转目,她望着林父的遗像,轻声说,“捷先年轻的时候,最喜欢让我帮他洗头了。”

那滴泪未曾落下,她看着时隽,温婉一笑,“你像他。”

眸间倒映出林母的脸,时隽久久不能平静,鬼使神差的,他说,“……好呀。”

……

因为左臂受伤,林又夏换衣服的速度很慢。等她从卧室里出来时,就看见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