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吃中午饭时,晏棠才起,一见严嫂和叶帜要出门。

“去哪儿呀?”她问。

“我们要出去买菜,晏小姐。”严嫂回答。

“哦,”点点头,晏棠:“那顺便买点儿鸡蛋回来吧,我想吃鸡蛋羹,都想了好几天了。”

“……”严嫂一顿,“不好意思,晏小姐,小小姐对鸡蛋黄过敏,不能吃的。”

闻言回眸,

“……是我吃又不是她吃。”说完话,晏棠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严嫂和叶帜站在原地:“……”

中午,晏棠如愿以偿,吃到了鸡蛋羹。

谁曾想下午,更过分的事情来了。

晏棠瘫在卧室里看剧,自己一动不动,居然还一直支使严嫂做东做西。

一会儿,“严嫂,给我拿点儿吃的来!”

一会儿又,“严嫂,纸巾也给我拿过来!”

“严嫂,我渴了!水。”

“严嫂,我要充电器!”

“严嫂,把我包里的面膜拿过来!”

“严嫂,过来扫一下地!”

“严嫂!”

“严嫂!”

“严……”

“你还有完没完了?”终于,叶帜忍不住了,冲进去大喊。

坐在床上,晏棠神色自若,“怎么了?”

“严嫂是长辈,又不是佣人,你总这么使唤她做什么?”叶帜义正辞严。

“她就是佣人,她是保姆呀。”晏棠不惧分毫,理所当然地说,“这些事她不做谁做?你吗?”

“你!”叶帜气炸了,恨不得冲上前去暴揍她一顿。

好在有严嫂拦着。

“欸!小小姐,别生气。”严嫂性格温柔,自然不想叶帜为了自己和晏棠吵架,她拉着人说,“走,去厨房,我给小小姐做好吃的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