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来时,严嫂已经端着油焖大虾在等自己了。

“吃饭了小小姐!这些菜都是小少爷临走前特地吩咐我做的,说小小姐喜欢吃,让我多做些。”

一听这话,叶帜眨眨眼,表情呆萌萌,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。

算了!别管那些有的没的,还是先干饭要紧。

“谢谢严嫂。”小人儿点头落座。

拿起筷子来,夹了一筷酥肉,

“嗯!真好吃!严嫂的手艺,没得说!”叶帜盛赞。

严嫂一笑,“小小姐喜欢就好。”

吃着酥肉,叶帜微顿,想了想开口道:“严嫂,我能问你个问题吗?”

“可以呀!什么问题,小小姐你说。”

“顾阿姨,是一个怎样的人?”

叶帜话一出口,严嫂怔愣,端着碗筷停顿许久,才说,“……你说小姐呀!”

点点头,叶帜:“嗯。”

她很想知道江延醉的母亲是一个怎样的人,但这么多年来,从未听江延醉提起过他的母亲半句。

放下碗筷,见严嫂抿紧唇,神色骤现哀落。她抬眸,目意深深,望向窗外,“她是一个……心地善良的好姑娘。从小到大,模样端庄秀丽,举止文雅,见过她的人几乎没有不夸她的。怎么说呢,”

微一颔首,声音变作低沉,“就是命不太好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