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对自己很好的,真的很好。

从来都不会凶自己,有什么事情也都会第一时间帮自己解决,几乎是有求必应,

唯独这一次。

虽说是装的,但叶帜不想欺骗自己,刚才的她,是真的生气了。

小人儿想不通,他为什么会如此抵触清大,抵触清大附中,这其中又有什么不得人知的隐情呢?

起初叶帜将自己置身事外,江延醉不说,她也不问。家长会什么的,于她而言也是可有可无,江延醉去或不去都没关系,她只想安安静静度日,不要多生事端,早日逃离这本“玛丽苏神书”最好。

可如今,

咔嚓――

房门突然被推开,吓得叶帜一激灵,赶紧捂好被子,佯装无事。

进来的却不是江延醉,而是,易拉罐。

只见狗子背上驼了一个n形筐,左边一个,装的是可乐饮料,右边一个,装的是用油纸包包好的三明治,是新做的,冒着热气呢。脖子上还挂着手机和充电线。

易拉罐:这是拿本汪当驴使呀!

屁股圆滚滚,狗子慢吞吞的走进来,停在床边,一抬头,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向叶帜,好像是在说:主子,请享用吧。

叶帜看着都懵了,迟钝的抬起头,虚掩的门缝外是某人小心谨慎的身影。

江延醉没敢进来,只是站在门外,透过门缝偷偷看人。

他到底还是心疼自己的宝宝,哪怕她胡搅蛮缠,不和自己说话。

他怕她哭的伤心,又饿又累,想了好久才想到了这一招,派“狗使者”前来,送爱心夜宵。

此刻床边,拿起n形筐,又发现,可乐瓶已经是开好的了,手机也是全电的满格状态,还有热乎乎的三明治,不知比刚才那些干巴巴的饼干好吃多少倍。

看着眼前的一切,小人儿无言,心中已是五味杂陈。

……

翌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