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晏棠!你……”江桉菀到不像是会吃亏的主,抬手就要和她理论。

结果被温妙泠一把拉下。

“你说什么呢?晏小姐。”那人眉头一蹙,不解其意的模样。

“呵,”仿佛早已看透了一切,冷笑一声,晏棠:“我说什么,你心里最清楚。”

“我,我不清楚,我清楚什么呀?”温妙泠摇摇头,一双无辜地大眼睛转向江延醉,“延延,你倒是帮妈妈说说话呀!妈妈……”

“闭嘴吧你!”晏棠再次打断,她突然变得好凶,整个人扑上去似的大吼,“你是谁妈妈呀?”

吓得温妙泠不觉向后退了一步,垂下头去,轻声说,“我,我是延延的妈妈。”

“别!可别这么说,”厌弃转目,晏棠整身挡在江延醉身前,高声道:“江延醉的妈妈,只有一个,就是我顾姨!别什么阿猫阿狗的,都过来给他当妈,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。”

说罢转身,背影中,又听见晏“毒蛇”的一句,“长得像了不起呀?头上插根毛,你以为你就变成凤凰了?草鸡还是草鸡。”

“晏棠!怎么说话呢?”江茂琛有些听不下去了,登时出言打断,“再怎么说,她也是长辈……”

“不用您教育我,江伯伯。”谁知,白眼一翻,晏棠直接回怼,“我现在叫您一声江伯伯,也是给您面子的。别把我逼急了,我什么话都说的出来。”

一句话出口,气场全开,生生逼得对面三人哑口无言。

。。。

当时的场面一度静默到窒息。

一声轻叹,江延醉开口,“算了,我们走。”

说话间回首,见他抬手一引,看着叶帜叫,“宝宝。”

他示意自己过去。

虽说方才被晏棠的突然“凶狠”弄得云里雾里,但叶帜还快步去到江延醉身侧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