晏棠一愣:“嗯?”

反观对面,同样一愣,叶帜顿了顿,“噗~”没忍住,笑了。

晏棠:“怎么不好看了?”恼羞成怒中~

江延醉傲娇道:“就是不好看,”

那双星辰般的眼眸,一瞬不瞬地看向叶帜,星星一弯,说,“我家宝宝最好看。”

晏棠:“……”

停顿三秒:“啊!江延醉!!你敢说我不好看!”

见她扑上前去,就要打人。

江延醉见势,紧忙侧身躲闪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席侃一见,登时仰头大笑。

叶帜看着,跟着也笑。

“江延醉!你给我站住!让我打一下!”没打着人,气不过,晏棠又开始耍赖,准备上前去拉人。

结果再一次被轻松躲开,站在不远不近地地方,江延醉一笑,“就是不好看嘛,没我家宝宝好看!”

江护短不愧是江护短,一边躲闪,还不忘一边帮叶帜说好话。

不知为何,每当和晏棠、席侃在一起的时候,他都无比放松,幼稚可爱,活像个孩子。

那句话,小人儿在不远处听着,嘴角的笑也变得愈发温柔,心中暗念:看来某人真的是成长了哦!

抓不到人,晏棠更是生气,站在原地骂:“江延醉,你可真恶心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结果得来的,却又是一阵大笑。

这边四人打闹说笑,气氛欢脱。

倏忽,

“好看,菀菀真好看。”一阵低沉的男声叠起,打破了原有的欢乐。那声音,满含落寞敷衍。

“那我穿这件好看吗?”女孩儿的声音接连响起,很是欢乐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