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9章之前均已正常,替换完毕,总是差一章,唉╯﹏╰我怎么就追不上呢,反思

――旧章节,勿订!!

但是在他六岁之后,就不是这样了。

因为顾姨的去世,我们和江家的来往变得越来越少。

后来又因为那个女人……温妙泠,我妈就更不带我去江家了。

七岁之后,我和江延醉要过很久才会见一次面。而且每一次见面,我都看着他肉眼可见地变瘦,他也不再像之前那样阳光开朗了。

我问他怎么了?他却什么也不说。

直到,

有一次,温妙泠在家里摆宴,请T城的阔太太们去家里吃饭。那天……

前厅女人们炫包炫表,聊的热闹非凡。后院佣人们端盘摆桌,忙的是不可开交。这其间,唯独二楼走廊的尽头。

“江延醉,你又怎么了?”儿时的晏棠穿着花裙子站在楼梯口,对着缩在角落里的小人儿招手,“走吧!一起出去玩儿呀!席侃还在外面等着我们呢!”

然而,此刻对面,

角落里,那道瘦小的身影则只是低低的垂着头,他没动,低声说,“……我不去了。”

“怎么了?”小晏棠觉得奇怪,走上前去,蹲在小江江面前问:“为什么不想出去玩呀?”

“……因为,”缓缓抬头,星辰般的眼眸一闪,一星迸散。微微一眨,仿佛世界都跟着暗了下来。小江江嘟着嘴,“因为文娟阿姨不喜欢。”

“文娟阿姨?”小晏棠听着一愣,歪头又问:“是谁?”

“……是我的保姆。”小江江犹豫了好久才说。

小晏棠:“你的保姆?那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?”

“……”又是良久的停顿,见小江江抬眸,小心翼翼地向外望了一眼,见无其他人,他便趴在晏棠耳边,开口道:“是,是那个女人给我找的保姆。”

小晏棠一惊,“温妙泠?”

小江江点头:“嗯。”

“她一个保姆,你怕她干嘛?”晏棠自小,外公宠着,妈妈惯着,她是天生的公主命,自然不会怕这些。

“……”可奈何,这声问,得来的却只有一片静默。

小江江无言,只低沉着眼眸,一言不发,指尖用力,不停地掐自己的手背。

“哎呀!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倒是说话呀!”晏棠看不下去了,一把拉开那人的手,大声质问。

“啊~痛――”谁知下一瞬,惨叫声接连响起。

“怎么了?你怎么了?”小晏棠惊愕怔愣,看着面前翻倒在地的男孩儿,看着他捂着手臂痛苦狰狞的模样。

“江延醉,你没事吧?”醒过神来,紧忙伸手扶人。

小晏棠把小江江扶了起来,掀开他的衣袖一看,

?!

“这,这,这是……”看着那条手臂,晏棠再一次陷入震惊,她久久不能平静,只因……

此刻目之所及,小江江的手臂上,是一道道青紫色的指甲印,还有深红铁青的棍伤鞭伤。

每一次,都是触目惊心。

很难想象,这竟然是一个年仅八岁孩子的手臂。

晏棠抬起头,呆怔怔地看了江延醉许久,“她打你了?”

“……”对面的男孩儿无言,只默默垂下头去。

……

“后来,他告诉我,如果他随便乱跑,或是把东西弄乱,文娟阿姨就会打他。”晏棠转身,看着面前的墙壁,似是在回忆着从前,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