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6,237章已替换,本来还想今天追平的,结果差了一章,唉╯﹏╰。

明天要继续努力,一定追平!

――

叶帜想出门,奈何这一次江延醉堵在门口怎么也不肯不放人走。

玄关前,二人对峙。

小人儿红着眼睛,气嘟嘟抬头,对上男人惶恐不安的眼眸。他整身挡在门前,看着自己,眼珠乱转,不说话。

停顿三秒,“哼!”

摸了把眼泪,叶帜把易拉罐放在地上,过后转身进了卧室。

砰!

摔门独自生闷气去了。

江延醉没敢跟进去,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客厅里等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半天也没听见里面有动静。江延醉难免有些慌,惴惴不安,他生怕叶帜会出事,但……

自己现在也没理由进去呀!

这可如何是好?

左思右想之际,男人转目,正巧看见了在阳台上玩球的狗子。

……

未几,

“汪!汪汪……”

易拉罐叫了两声,紧随其后就听见“咔嚓――”一声响。

是房门被打开的声音。

昏暗的卧室门前透出一丝光,圆滚滚的狗子一瘸一拐奔了进来。

“哎呀!你,你别乱跑呀!”长影跟在它身后。

江大佬声情并茂的“表演”开始了!

只见那人冲进来,虽说一直跟着狗子,目光却一直四处乱看,好一通扫视。

微微抬眸,看见叶帜半躺在床上,被子盖了半截,她在小声啜泣,可怜巴巴的。

听见声音,江延醉不由得一愣。又默默移动到了床边,

“嗯……”他停了好久,许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,所以未曾开口。

不经意间转目,又看见叶帜身侧放了只铁盒,是之前,小人儿偷偷攒钱时用的,里面还放着写给自己的信呢。

她拿出来做什么?

该不会是把信给撕了吧?

一想到这儿,江延醉骤慌,猛然抬眸,

四目相对,

坐在床上,泪眼朦胧,小人儿被看的一怔,略显尴尬,紧忙移开目去。

江延醉:“呃――”

赶紧垂头抓狗。

眼看着,那人在偷瞄过自己相安无事后,才假模假样的抓住狗,又皱眉佯怒道:“哎呀!都说了,叫你别乱跑!就是不听。走吧!别打扰姐姐睡觉了,我们出去。”

他自言自语,还各种偷瞄偷看,磨磨蹭蹭了好久。

然而此刻,坐在原地,看了一出活灵活现的抓狗大戏,叶帜:面无表情

抱着狗,长影去到门前,顿了顿,“嗯……饿不饿呀?”

他还是忍不住开口关心。

然而回答却是:“……”

轻咬下唇,没敢回头,江延醉:“饿的话,我给你做宵夜吃。”

叶帜:“……”就是不理你,傲娇~

江延醉:尴尬,尴尬,灰溜溜的离去。

重归客厅,抱着狗子坐在沙发上,江延醉:。。。(血槽已空,本人已阵亡――)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