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延醉口中的他,说的自然是江茂琛。

闻言一顿,李维林很是惊讶,紧忙答,“好好!少爷的话,我一定带到。”

另一侧,牵着狗狗下车,叶帜也笑,扬起脸来调侃,“哈哈,几天没见,江少爷变得‘柔情似水’了呀!”

无奈垂睫,江延醉轻笑。趁着叶帜走过来之际,抬手轻拍她的后腰,“又胡说!”

“嘻嘻。”小人儿开心极了,憨憨一笑。

……

在电梯间里,遇到了邻居,大家看叶帜和江延醉的目光都很异样。

还有背地里的小声议论。

小人儿一见,心生紧张,拉着狗绳的手不觉也是一紧。她知道江延醉的个性,极度自卑,又极度自负。现在就因为自己,让他变成了“性侵猥亵未成年少女的禽兽”,沦为众矢之的,还要被人指指点点。

叶帜颔首,心中愧疚横生。她又好怕,怕江延醉会受不了,怕他会像之前那样戾气满身。

抿紧唇,纤影当即提步,移到男人身前。叶帜整身挡住了江延醉,她想为他抵挡一切。

只是没想到的是,这一次,江延醉竟出奇的大方。

他没有躲闪,转而拉过小人儿的手,静静地站在原地,任周遭蜚语如洪流……

9037。

推开房门,易拉罐先进,它没有乱跑,而是乖乖的站在脚垫上,等叶帜抱自己去洗澡。

“罐罐妞今天很懂事哦!”小人儿坐在鞋柜上脱鞋,还不忘夸奖它一番。

狗子开心到摇尾巴。

江延醉在一旁看着,不觉挽唇轻笑。

一如既往,小人儿抱起狗,曳着拖鞋就跑。

身后江延醉俯身,帮她把鞋子整理好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