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了?有事?”叶帜站在床边脱鞋。

“没。”床上人摇头。

爬上床去,小人儿一掀被子,问:“那你等我干嘛?”

“……没事啊,无聊,坐坐而已。”见叶帜上来,江延醉才迟钝地挪身躺下。

“奇奇怪怪。”嘴一撇,小声嘟囔,叶帜转身关灯,“睡觉!”

视线一黑,小人儿寻床躺下,挪了挪枕头,准备睡觉。

卧室内静了一瞬,突然,

身侧人移上前来,从后方环住自己。

嗯?

眉头一蹙,叶帜:“干嘛?”

这么多年来,因为“男女有别”,江延醉从不会主动越线。每晚睡觉时,他总是缩在床边,尽可能把最大的空间留给叶帜,只是今天,

他主动上前,从背后紧紧抱住自己,鼻尖蹭在自己的颈窝处,

“我想抱抱你。”

男人的声音沙哑轻轻,有无尽央求意。

“怎么了?”叶帜察觉到了不对劲,她侧了侧头,正巧与江延醉的唇相遇。

一个吻,轻轻点在小人儿鼻尖,江延醉开口又央,“转过来好吗?”

叶帜听话转身。

谁曾想下一瞬,江延醉大手一扣,直接托着屁股把她搂在怀中,顺带着转身。

小人儿整身扑在男人身上,隔着薄薄的睡裙还能感觉到他的手,在自己背后轻轻抚摸。

这个动作,四岁那年,他做过一模一样的。

叶帜知道,江延醉又把自己当孩子了。

“到底怎么了?”她问:“是不是叶葆温和你说什么了?”

叶帜从不叫他爸爸,总是直呼其名。

抿了抿唇,江延醉没回答,过了好久,才说,“……没,他什么都没说,就去找房子去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