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快!赶紧抢修吧!”得知事情的原委后,叶父急吼吼的喊,“火车还有一小时就到了。”

工友:“哦,好好!”

要抢修铁路,却又不放心女儿,叶父颔首,对小叶帜道:“闺女,你在这儿等爸爸,好不好?爸爸……”

“不!”谁知叶帜却极力反对,一把环住父亲的后颈,大喊,“我要爸爸陪我,我要爸爸,啊――”

说话间,嚎啕大哭。

女儿哭的伤心,叶父心软,紧忙抱着人哄,“好好好!爸爸陪你,爸爸陪你……”

叹了口气,叶父:“没法子了,走吧!带着我闺女,一起去。”

再后来,一小时的时间太紧,根本没办法让铁路还原正常,

抢修铁路失败。

“火车快到了!没时间了!快撤!”工友大喊着,让所有人撤离。

叶父处在其中,一回身,“闺女?我闺女呢?帜儿!”

“爸爸,我在这儿。”这时,见铁轨上,小叶帜仍笑吟吟地玩耍。

“帜儿!!”叶父见后大惊,三魂不见七魄,登时提步冲上前去。

“老叶,火车要来了!”身后工友大喊。

记忆的最后瞬间,是自己被用力抛起,扔向远方,然后是父亲的脸,和飞驰而来的火车……

“啊!!”叶帜大叫着,自梦中惊醒,大口大口的喘息。

这一刻,她像极了溺毙出水的人。

“怎么了?”叶葆温的声音响起。

沉重的呼吸间,叶帜眸间荒芜,她顿了顿,一抹额上湿汗,“没,没事,我没事。”

不停的重复。

“有病!”翻了个身,叶葆温骂,“他们不叫了,你又开始了。”

叶帜:“……”

二人无话,房内一夕无音,

顿了顿,“为什么要吸毒?”

叶帜突然问。

沙发上身影未动,叶葆温:“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