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落至此,眉一挑,江延醉看着孙曜,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两年前,天景盛世的房价是每平米三万元人民币,三百平的房子……也就是九百万百万。请问,这些钱你都是哪儿来的?”

“……”双手不觉紧握成拳,孙曜没有开口回答。

“呵,”江延醉一笑,合上文件又言,“先不提房子的事,就说说你的那个情妇,龚丽丽。大学刚毕业,来到你所在的银行任职,同年辞去工作,入住天景盛世,第二年便为你生下了一个孩子,”

猛然回眸,星瞳一闪冷光,“是儿子。”

话一出口,孙曜不禁抖了一下。

江延醉自上而下地打量着他,顿了顿,“听说你还是个孝子。”

回过身去,“怎么?是不是家里的老人,想让你有个儿子?”

肩头微颤,舔舔唇,孙曜未语。

江延醉侧目,他看到了孙曜的微表情,长影抿唇,转过头去,“我还是那个问题,那您一定很爱您的太太了?”

“我……”孙曜终是开了口,他抬起头,呼吸颤抖,几经挣扎,

“那是我的个人问题,和案子有什么关系吗?”他终究还是挺住了。

“既然你觉得没关系,”江延醉回身,目不转睛地看着孙曜,见他勾唇,是少有的邪睢微笑,“那倒不如,我们这就去把你的太太和女儿请过来,我们当面告诉她们。”

“你敢!”孙曜绷不住大吼,他几乎是要站起身来,奈何有锁铐束缚,他双眸充血,“不能告诉她们!”

站在原地,面无表情,江延醉:“那你就要告诉我真相。”

“我……”再一次,话音戛然而止。孙曜

突然冷静下来,他深吸一口气,坐了回去,“没有真相,我没有帮助过任何人洗黑钱!”

他嘶声大吼。

只一瞬间,没想到一切全都回到了原点。

这个孙曜,果然是个难啃的硬骨头。

审讯室外,林又夏都有些气馁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