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,傍晚时分。

城郊的一间狭小的出租屋里。

阳光透过半黄的玻璃窗射进来,只见林又夏穿了件修身衬衫坐在窗前。

霸王花姐姐梳着高马尾,身旁还有个老旧的双肩包。

叮叮!

手机响了两声,林又夏拿起来一看,顿时白眼骤翻。

点下语音按钮,“早就收拾完了,你进来吧。”

指尖一松,发了出去,林又夏撇嘴,嘟嘟囔囔又骂,“神经病,催催催,就知道催!催魂呀?”

放下手机的瞬间,嘎吱――

门被推开,时隽吊儿郎当的出现了。

“赶紧走吧,那边都已经在催了。”嘴里吊着半颗长草,那人看上去竟比平日里还要痞。

出租屋很小,时隽站在门口就挡住了大部分光线。林又夏看不清他的脸,眯了眯眼。只一瞬间,他好像又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,眼前的男人很高大,浑里混气间夹杂着不靠谱。

时隽似笑非笑地看着林又夏,眼睛四处打量,最后和所有男人一样,眼神停留在了某地。

与之对视,看时隽目不转睛,林又夏眼睛一瞪:“找死吧你?”

“嗯?!哈哈哈……”一听这话,瞬间破功,时隽登时又变回了之前怂怂的模样,坐在沙发上,“我这不是在找感觉嘛!”

“什么感觉?”林又夏反问:“当小混混的感觉吗?”

“对呀!”时隽理所当然地点头,还一本正经道:“当混混就要有当混混的样子!”

“呵。”冷笑一声,林又夏没接话。

“欸!你的衣服呢?赶紧换上呀!这可就要走了,别耽误事。”时隽催促。

林又夏:“……”她抓着包,没说话。

“跟你说话呢!换衣服呀!赶紧的。”时隽起身又言。

“我……我能不穿吗?”霸王花姐姐突然有些怯软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