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规矩,先发后替换。今天回来的有点儿晚,怕零点前弄不完,抱歉哈。

努力码字中――

还记得前不久,在城南抓获的毒品交易犯嘛。

最近城南不太平,

而这个鼎域会所,正巧位于城南,老板也正是苏原。

仔细一想,如果不是有叶葆温带着,叶帜也不会随便出门去这种地方。

至于叶葆温为什么去鼎域,只会有一个原因。

一想到这儿,根本来不及换下警服,长影当即飞奔下楼,

“吕队!我举报!有人在南城的鼎域会所组织毒品交易!”

……

思绪回笼,再看眼前,怀中小人儿呼吸颤颤。

警队的同事已经进来,控制住了现场。

傅羡书不疾不徐,放下酒杯。

揽着人,江延醉抬眸,看见最里面,一个身影踉跄站起。

是叶葆温,眼下见那人双颊血红,全身是伤。他看了自己一看,又被警队同事按了下去。那人无言,垂头默然无声。

星瞳微缩,江延醉颔首,轻声问:“宝宝,告诉我,到底怎么了?刚才发生了什么?”

小人儿一抽一噎,抬起头来,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自己……

就在方才,叶帜被男人扯着头发抓倒在地,过后一群人一拥而上。

马向川拖着瘦弱的小人儿去到沙发上,扯了玩SM的绳子过来,把人给绑了起来。

“小娘们!我叫你跑!跑啊!臭婊子!”他嘴里念念有词的骂着。

“欸!马哥,你这是做什么?”几个男人围了上来,说风凉话似的嚷,“一点儿都不懂怜香惜玉呀。”

叶帜咬牙挣扭,但他不是马向川的对手,又被扔在了地上。

女人叼着烟,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,冷眼旁观。

“呵,怜个屁!”头顶,大肚男破口大骂,“叶葆温的女儿,有什么可怜惜的?和他一样,都是贱骨头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话一出口,周遭笑声骤起,其中一人道:“不过还真别说,这小妞,长得不赖呀!”

说话就要上前去抚少女的脸。

叶帜:该死的!又是这种让人作呕的玛丽苏情节,老子真是受够了!

“滚开!别碰我!”抬起脚来,使劲全身的力气踹了过去。

“哎呦!小妞够野的,我喜欢。”男人被踹,却也不恼,还回过身去和旁人说笑。

“我也喜欢。”身旁的男人同样猥琐。

“既然都喜欢,那就一起吧!哈哈哈……”

后来,种种言辞更是不堪入耳。

……

未几,叶葆温搂着琦琪回来,刚一推开门,就听见包间里,

“救命啊!滚开!救命……”

呼喊声是那样熟悉。

“帜儿?!”叶葆温一惊,急忙看向卡座。

“叶葆温!叶葆温快来救我!”只见小人儿挣脱开了绳索,眼下正奋力推人。

她看见了自己,连忙急声求救。(毕竟以叶帜的本事能力,她也不会是那么轻易被占到便宜的人)

只是,双拳难敌四手,

马向川人高马大,全身都是力气,他一抬手便再次钳制住了小人儿。

“马向川你个畜牲!”叶葆温一见,神色骤变,骂了一声便抄起酒瓶冲上前去,“敢动我女儿!”

奈何,被马向川身旁的小弟给截住了。

砰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