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不住笑他,叶帜看着人。下一瞬,又哄他道:【别哭了,宝宝。】

话音落下,江延醉猛然顿住,他望着屏幕里的叶帜,“你叫我什么?”

【宝宝呀,】叶帜说,【你是我的宝宝,我不想你难过。】

一听这话,猛然欣喜,江延醉又笑了。抬手一抹眼泪,欢天喜地地说,“那我不哭了。”

“哈哈,傻瓜。”叶帜看着屏幕笑,抿了抿唇又言,“那就赶紧洗漱睡觉吧。”

“好!”欣然同意,江延醉听话起身,拿着手机朝卫生间走去。

【别洗澡了,免得着凉。】手机里再次传来叶帜的叮嘱,【刷牙洗脸,然后赶紧睡觉。】

“好~”

那一夜,江延醉睡得安稳,梦里很甜。

……

翌日,江延醉酒醒,他却记不得昨夜发生的事了。

看着微信里长达五个小时的聊天记录,某人陷入沉思。

另外两个同事来找他,三个人一起,踏上了回T城的飞机。

江延醉在临登机前又看了眼手机,叶帜并没有发短信过来。

这是怎么回事呢?

原来……

彼时T城,怡海国际。

别墅里,叶帜躺在床上睡得正香,原来是因为昨晚为了照顾江延醉,小人儿守在手机前整整一夜,今天早上才睡下。

……

下午。

小人儿刚起才发现,手机没电了,“唉,不是吧?关机!”

叶帜有些暴躁,起身去找充电器。

叩叩。

敲门声响起。

“谁呀?”迷迷糊糊地回头问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