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唉,”一声轻叹,沈窈倾道:“要我说,其实也没什么,她和你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,有感情也正常。”

转目回看,神仙姐姐向楼上望了望,“我本想着,反正孩子现在也大了,为了避免尴尬。不如这样,”

收回目光,再看江延醉,沈窈倾不紧不慢地继续道:“让她搬去我那里住,我帮你养两年。而且,我在怡海那边的别墅离清大也……”

“啊?!”闻言震惊,根本没有思考,江延醉本能的摇头拒绝,“不,不行!我不同意!”

看着他,沈窈倾一顿,“延延,你要想清楚,现在就因为她,你在顾家的名声已经不好了。而且,现在逢人就在议论,说你们两个有不正当地关系。”

沈窈倾说的话,江延醉清楚。顾氏是家族产业,由顾今潮一手创立。如今老爷子年纪大了,江延醉作为他的嫡系长孙,也是继承人中最有力的角逐者。

他被太多双眼睛盯着,太多张嘴议论。

毕竟是亿万家财,谁人又不想分一杯羹呢。所以,江延醉现在的一言一行,都在众人的审视之中。

“我们没有,”语气低沉,很显然,江延醉怒了。他转身背对着沈窈倾,“再说了,顾家和我有什么关系?我也不想要什么好名声。”

对于顾氏,他更多的是冷漠。那些钱,也不是他想要的。

“别傻了,弟弟,”沈窈倾忍不住劝,“三姐这是在为你好。我一个外人,又是女人,就算养了她,别人也不会说什么闲话。可你就不同了,男女有别!就算是再正当的关系,如果被心怀鬼胎的人看了去,指不定又要去老爷子那里传你什么闲话呢。就像刚才……”

“刚才怎么了?”江延醉反问。

沈窈倾:“你说呢!”

猛然回忆起刚刚,小人儿坐在自己怀里吃草莓的场景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