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把寒大爷我当猴子耍啊?我告诉你,惹了我的下场,可不是那么好收场的,我再跟你讲,你差点伤害了我们赵总最心肝宝贝的人,赵总能把你怎么着,让你吃官司都是

幸运的了,你现在坦白一点招供了,或许下场还没那么惨。”闻言,杨琪琪和赵之宸默契的对视了一眼,场面别提多尴尬了,寒山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这个时候提起这些事情有什么意思,只会让两人的关系更加尴尬,更加说

不清。杨琪琪何尝不知道赵之宸对自己的心思呢,只是她并不需要赵之宸的这份情感,或许听起来杨琪琪很是无情,没有给他机会,但是杨琪琪认为,只有这样才是对赵之宸的

负责,她是不能够去喜欢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,即使是试试,到头来也会伤害到他的。

胖子这个时候哪里会去管那些事情,他只知道自己也许小命不保,他浑身都在颤抖,紧张的无以言表。寒山冷冷的说道,“怎么了,现在连阻止语言的能力都没有了?我看你害人的时候也没抖啊,总之今天就那么一句话,你要是没有办法告诉我们幕后主使是谁,那么你就是

幕后主使,到时候所有的罪责都将是你一个人来承担,这可是不小的罪名,搞不好还要蹲大牢,你自己掂量着吧。”

胖子何尝不知道啊,但是他就是咬死了说是瞿梦瑶指使的,只要带着脑子的人都知道他这么坚决的咬死一个人,一定是要诬陷,而不是招供。

这个胖子看起来是一个胆怯的肥仔,可实际上嘴硬的很,杨琪琪等人在他的嘴里套不出话来。

三人不管怎么说,都没有办法从胖子的嘴里套出有用的东西出来,三人都没辙,便都不管胖子了。

在窗边,杨琪琪哀怨的看着胖子,然后很无奈的对赵之宸说道,“还真是一个硬舌头,看起来怂怂的,其实我们就是拿他这种人没办法,他太会伪装了。”

赵之宸也很无奈,他叹了一口气,“那你说,是不是瞿梦瑶要害你?”杨琪琪摇了摇头,抱着手臂,认真的分析,“我觉得不是,瞿梦瑶的确有动机要害我,但是还没有到这个地步,她现在不过是个跳梁小丑,只会跳而已,并不会拿着刀子捅

向我。”

赵之宸听了杨琪琪有条有理的分析,觉得说得也有道理,瞿梦瑶的确对杨琪琪恨之入骨,但是还没有到要动手的地步。

不过让赵之宸很疑惑的是,那到底是谁要害杨琪琪,要置她于死地。

杨琪琪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胖子,然后把赵之宸拉到了离他很远的距离,为的就是隔墙有耳的那只耳朵听不见。然后杨琪琪非常认真且谨慎的对赵之宸说,“也许这次要害我的人和上次在游轮上害我的是同一个人。我不敢确定,但也不否认,因为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得罪了谁,要一步

一步的把我逼上绝路,我只知道一点,这两者一定是有联系的。”

想到这里,杨琪琪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天晚上在游轮上被害的情景。触目惊心。

别人看她掉下去,都非常的害怕,何况她这个当事人当时是真真切切的掉进了冰冷的江水里。

杨琪琪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她尽量不去想这些。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继续说道,“如果不是潘东睿救了我的话,恐怕现在躺在医院的人就是我了,我真的很感谢他,所以我一定要查出凶手到底是谁。不仅是为了我自己

,也是为了我的救命恩人。”

赵之宸点了点头,“没错,潘东睿这次的确让我刮目相看,你们俩的关系也冰释前嫌了,我很高兴。只可惜他这个大神就此没落了,着实是电竞神坛一个遗憾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两个人都沉默了,沉默了许久,寒山突然尖叫一声。

两个人都不明所以的朝着他那边看过去,就看见寒山的脸色已经毫无血色,似乎看到什么被吓到了一样,接着两人的目光同时看向了倒在地上的胖子。

胖子的嘴唇已经发紫,看样子应该是服毒自尽。不等杨琪琪和赵之宸发问,寒山就连忙解释,“不关我的事呀,我只是在问他幕后主使是谁,他就一下子咬起了自己的指甲,然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,他是不是在指甲里藏

了毒啊!”

杨琪琪和赵之宸连忙跑过去看看情况,胖子已经没气儿了。

好家伙,现在来了一个死无对证,杨琪琪不管怎么样都问不出来了。

她气定神闲的说道,“这个胖子一开始就在伪装,其实他知道自己被抓到就已经无路可退了,所以选择了自杀,这个毒一定是他早就藏好的。”寒山浑身都在哆嗦,“吓死老子了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毫无顾忌的死在我面前,他不把自己的性命当成命吗?还好你们都在这里,要不然我非得成为杀他的凶手不可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