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真的是他吗?”十七公主不敢置信,修长的身段玲珑起伏,美眸中异彩连连。

“不会吧?”

柳云杰和楚玄风都神色狂变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他们都曾和叶天打过照面,见识过叶天的手段,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“那人能从老孔雀王的手中逃生。如果他也能从紫宵圣地的老天君手中逃生,我就信了。”柳云杰说道,手中的一把折扇轻轻摇动,活脱脱一副王孙公子模样。

“呵呵,即使是他,也死定了。紫宵圣地的老天君分明是有备而来。”楚玄风说道。

这时,巨大的牢笼空间内,各种神光飞舞,快速交织成一条粗大的锁链,像是一条舞动长空的巨龙般,对着叶天的身体缠绕而去。

“可惜了,可惜了!一位可能要几千年才能一出的天之骄子,未来的元婴种子人选,却要陨落。别怪我辣手无情,要怪就怪你自己不开眼。杀了我教圣子,岂能让你活命?”紫宵圣体的老天君说道,虽然杀意十足,但是丝毫不吝啬对叶天的赞美。

蓬莱古星上从来不缺天骄,但是能被认为是元婴种子人选的,少之又少。

绝大多数的天骄,都止步金丹而已。

古城中的人群骚动,元婴种子人选,可真是天高的评价啊!

那少年看起来也是普普通通,真有老天君说的这么优秀吗?

一些人持怀疑态度。

轰!

虚空震动,叶天觉察到了巨大的危险,心神一阵悸动。

这牢笼的立柱中蕴含元婴的法则,绝非单纯的法力那么简单,想以蛮力破开,很难。

叶天不想耽误时间了,怕出现意外,直接让紫郢剑出鞘。

以而今他的修为和黄金圣体达到的层次,催动起紫郢剑已经没有什么难度了,即使不动用元丹之力,也很快便让紫郢剑的神痕复苏了。

这是一件大道神兵,神痕复苏的刹那,传出毁天灭地的波动,无尽的光华照亮了天宇,净化了每一寸空间。紫色的神痕像是一条紫色的神龙,盘旋在虚空中,拥有坚不可摧的力量,一般的金丹修士仅仅触碰,金丹可能就要被震碎。

恐怖的气息弥漫,像是一尊天君苏醒了过来。

一道神魔般的虚影从剑身上浮现而出,高达数十丈,为紫郢剑的器灵,没有人能认得出,但是本能的会觉得恐惧。

一剑在手,叶天身上的气息都变了,恐怖到了极点。

“一把神兵,这小子来头不小,难道也出自一个元婴大族?”

围观的人群中传出议论声。

神兵无不出自元婴之手,而一位元婴,穷其一生的心血,也只能祭炼一把神兵而已。能祭炼出两件以上神兵的元婴,少之又少

甚至化神,返虚,合道,更绝巅的大能,一生中也只会打磨一把本命神兵而已,不会用多余的精力去打磨第二把神兵。

果然,这把神兵一出,紫宵圣地的老天君神色微微一变。

如果叶天背后也有一位天君,后果将会很严重,引发出两位元婴的大战,乃至两个大宗门的血拼,带来无尽的死伤。

就在老天君动容的一刹那间,叶天出手了。

锵!

剑光璀璨,剑芒如龙,一片虚空直接被劈开了,现出一条漆黑的裂缝,有道则轰鸣,有法则浮现,有混沌汹涌,仿佛这条裂缝勾连着一个未知的时空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